<big id="xxvxl"><thead id="xxvxl"></thead></big><meter id="xxvxl"></meter>

      <sub id="xxvxl"></sub>

        <big id="xxvxl"></big>
          <sub id="xxvxl"><thead id="xxvxl"><font id="xxvxl"></font></thead></sub>

          正文

          線上招聘為畢業生打開一扇新窗 云模式巧解“就業難”

          2020年05月04日 12:17 來源: 人民日報海外版

          今年有874萬應屆高校畢業生,再破記錄。防疫期間,校園招聘會基本取消,不少畢業生感嘆:“找工作,太難了!”中國有近3億農民工,回家過年后,疫情或多或少阻擋了返工之路,許多農民工不免為生計犯愁。

          在中央關于“六穩”的決策部署中,第一條就是“穩就業”;全面落實“六保”,第一條也是“保居民就業”。辦法總比困難多,防疫期間,互聯網“云就業”成為穩住就業基本盤的好途徑。

          江蘇省徐州市淮海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“云招聘”現場。新華社記者 趙久龍攝

          云端招聘——暢通就業渠道

          日前,一場名為“春暖花開國聘行動”的在線宣講會在主營教育培訓業務的好未來公司舉行。

          宣講會開始,工作人員通過視頻,向線上數千名應聘者介紹了公司概況、行業前景等。為了讓求職者更直觀地認識企業,宣講人還帶著他們“云游覽”了一圈辦公區。

          “線上招聘雖然無法面對面交流,但形式更加多樣化,信息量也更大,有助于我們了解企業。最重要的是,我不像參加線下招聘時那么緊張了。”參加過多場在線宣講會的北京科技大學應屆畢業生王瑞表示,就業壓力面前,“云招聘”為畢業生們打開了一扇新窗。

          不久前,“春暖花開國聘行動”上線了湖北(武漢)云招聘專場,吸引了535家湖北地區用人單位參與招聘。截至4月20日,已向湖北應屆畢業生等提供了8.6萬多個就業崗位。

          不止應屆畢業生,企業各類用工難題,也都在“云模式”中迎刃而解。

          “急需叉車司機,每月5500元到6500元,近期就要上班……”在江蘇省徐州市淮海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大廳的電子屏幕上,顯示著各類用工需求信息,旁邊還列出人才信息,促進供需對接。

          淮海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運營公司總經理張紅生說,“這是我們新打造的可視化平臺,新入駐企業登錄產業園開發的人才服務系統,輸入工資薪酬、人員規模、員工類型等情況后,后臺大數據會精準推薦招聘渠道、優質人力資源公司。”

          據張紅生介紹,從2019年12月至2020年4月下旬,園區各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共收到30多萬份簡歷,向企業推薦了約3萬份簡歷,實際到崗逾2.7萬人。

          共享用工——創新就業模式

          聶貞榮是重慶人,一直在成都市錦江區做保潔工。平時業務量倒還穩定,不料疫情襲來,派單驟減。這下可犯愁了——房屋租金、生活開銷、老人贍養……哪一樣不需要花錢呢?

          聽說錦江區人力資源市場在搞“共享用工”,聶貞榮前去試一把,沒想到成功了:有家保潔公司正好缺工,經原單位同意后,聶大姐以“共享員工”身份重新忙碌起來,每月的開銷也不用發愁了。

          成都市就業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目前成都“共享用工”服務平臺已正式上線,有需求的閑置勞動力企業和暫時緊急缺工企業,可通過微信公眾號,報名提交員工調劑意愿或臨時用工需求,平臺將在尊重雙方意愿的基礎上,提供及時的動態調度匹配服務。

          政府大力推進“共享用工”,企業界用人也掀起“共享潮”。

          阿里巴巴旗下的盒馬鮮生門店里,活躍著一批特殊的“新員工”,他們原本是一些餐飲企業的工作人員,防疫期間,餐廳關閉,他們就來到了盒馬鮮生門店里“上班”。

          截至目前,50多家餐飲企業的4000多名“共享員工”在盒馬上班,盒馬也將推出3萬多個新崗位,在全國范圍公開招聘。

          聯想也已在武漢產業基地招聘600余名“共享員工”,為當地暫時歇業的中小企業商戶員工們提供電腦、服務器、手機組裝等臨時工作機會。

          專家表示,共享員工是一種提高生產效率的創新方式,這種創新來源于技術變革。隨著我國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日益完善,共享員工模式可以讓勞動者釋放出更大的生產力。

          數字經濟——調適就業方向

          防疫需要,“無接觸服務”風生水起,企業用人也出現了供需失衡。一邊是傳統行業暫時停擺,用人需求陡降,一邊是新業態迅速崛起,用人需求激增。

          “云就業”將許多傳統行業員工“引流”至數字經濟領域。

          比如,防疫期間,約164萬人通過互聯網平臺支付寶實現了靈活就業,其中不乏人工智能訓練師、網約配送員等新職業及各種兼職。在河南、陜西、貴州等地,不少滯留農民工則就地做起了支付寶人工智能訓練師。支付寶還新增了25萬個小程序,帶動了75萬個小程序開發和運營崗位。

          據阿里巴巴集團有關負責人介紹,靈活就業崗位不等于“臨時工”,也并非低收入崗位。阿里巴巴培訓并上崗的10萬名人工智能訓練師,平均年薪漲幅超50%。

          美團外賣數據也顯示,1月20日到2月23日,美團外賣配送平臺新招聘了7.5萬個外賣騎手,其中一半以上在本省就近就業,他們中六成以上來自工廠工人和服務業從業者。

          “疫情防控期間線上消費大增,也推動了電商平臺擴大用工規模,對穩定就業起到了積極作用。一方面,各類電商平臺主動為社會提供就業崗位,另一方面,各大電商平臺還采取各種措施,解決中小企業的現實困難,幫助他們渡過難關,帶動就業。”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副主任賴德勝表示,隨著包括5G網絡、大數據中心、人工智能在內的“新基建”按下快進鍵,其涉及的眾多行業也將帶來更多就業機會。(記者 盧澤華)

          關閉

         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
      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© 版權所有
          承辦: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
          技術支持:長安通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
          京ICP備14042428號

         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:2020/05/09 14:45:49
         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万赏网